熱點推薦
  • 美國再發槍擊案 老布什心髒醫生連中兩槍不幸身亡[詳細]
  • 妻子赴美生子,丈夫為避責賄賂移民官員……我們何時才能徹底向陋習說不?[詳細]
  • 當美國還在“拒絕”中國高鐵,這座中國城市卻要找美國人來修高鐵[詳細]
  • 薩德不撤反升級,韓國傻嗎?[詳細]
  • 台灣“獨派”突襲中正紀念堂,蔣介石銅像遭潑紅漆[詳細]
  • 改“中國台灣”期限只剩4天 美國航企忙與白宮協商[詳細]
  • “世界最年輕部長”︰90後的牛津女碩士[詳細]
  • 習近平簽通令給他記一等功 這小伙兒到底有多牛?[詳細]
  • 美國提案“重新審查中國WTO成員國身份” 被70個成員一致否決[詳細]
  • 美國中藥廣告亂象叢生 FDA警告︰產品宣稱可治療癌癥違法[詳細]
  • MH370又現新解讀︰一切或因機長缺氧來不及求救[詳細]
  • 川普閱兵式計劃︰5千人50架飛機 百輛車百匹馬[詳細]
視頻精選
圖片精選

今又是《阿朱》

头条新闻网 2018年02月12日 01:31:00    

字號:



其實他姓朱,滬上人常喜歡在一些人的名字前取其姓然後冠以阿,將他們稱呼為阿朱、阿王、阿蔡的,通見于俗。


讀大學時,到了第二年,我們便有實習任務了。我們這批外語類里的學生,曾被不恰當地稱為︰“翻譯界的黃埔一期”,一是因為我們是的確是新中國成立後專門培養的“專屬第一期”,二是外界和校內偶爾有之的“自詡”。說水平,不能“尖乎其上”,但是說到大潮之下,不甘落後,奮然其中,倒也不假。 


題外話是,昨天一位故友傳給我一篇“好文”,說的是一位牛人,他認為他是第一位預言了老三屆里出將的菁英將引領中國的新進步。有點詫異,因為持有這樣認識的人,在改革開放正式展開之前,我們早就豪氣干雲地這般認定了。再者,引領中國新進步也不完全是老三屆人“獨領一枝”,所以回復道︰此言不算差,但卻過實了。別牛了,謙卑一點,不是更好?


轉回頭,我們的實習源于專業的關系,全部在外事系統里進行。起先是,外交部禮賓司和外事辦的工作指南和守則要學知,此後便是外交禮節及行止規範的培訓。然後才能在老翻譯和指導員的帶領下,出任務。是的,你沒錯會,我們當時出任務,必須配有政治指導員,兼任領隊。


系統里走動,就會和機場國際部頻頻發生關系。阿朱便是這樣認識的。當初,他主管著外事途徑上的行李部。


阿朱是個謙和穩實的厚道人。小學時大約因為外語好,便被抽調至上海外國語學院附中念書,不巧的是,他讀了法語。當然,英語也能說。 


也許是因為他工作認真和業務突出吧,隨後他進了我校的干部專修班。畢業後做了一家賓館的副總,算是升了級。


在校期間,學校學生會要籌辦許多課外興趣組。經過研究和論證,他成了我校文學社的首位社長。我們開始在一起制定規則和活動,也在一起交流寫詩的感受和經驗。我們沒有多大的成就,但是為許多愛好文學的同學提供了一個機會和平台,不久出版的詩集印了一千冊,除了發往各高校,學校圖書館收了上百冊,算作紀念。


和阿朱走近是個不斷的過程。可巧的是,他的未婚妻坐在我的辦公桌對面。她,來自于原法租界霞飛路赫赫有名的三角花園一帶;人長得非常清秀,英文也好。她的記錄是,可以用標準的倫敦音背誦成段成章的莎翁詩文。這常常會引起英美人的驚呼,外帶贊嘆。


阿朱來美國的經歷也是離奇的。不知道原本大家不看好的這段婚姻無出其外地走入了定規,還是原本夫妻間的差異所致,他們最終分手了。而分手的方式卻十分地令人摸不著頭腦。

 

大約在1990年,他的妻子出國了。這原本是好事,誰也沒把這事看作結局的引導。半年過後,阿朱在上海欣喜地接到來美陪讀的擔保和邀請,于是在單位辦好了一切手續,買了機票直飛紐約。怪異便從這里開始了。


紐約冬天的機場,他沒等見自己的妻子,卻被自己原來上外附中的發小接上了。寒暄幾句後,這位發小遞上了一封筆跡清秀的信,著著自己的名和妻子的落款。打開一看,天都塌了。信,以極其簡短扼要直接的筆觸說︰我已經和別人訂婚了,期待盡快與你辦完離婚手續,請不要勉強和難為我;對方是個老外,但這不是她離婚的理由和原因。真正的原因是,二人性格等差距太大,她選擇了分手;你是個很好的人,別怪我,我對你可有的補償是,在經過現男友的同意後,在你知道所有實情前,先把你弄到美國來。算是個沒法之下的一種交代;不好意思,讓你發小來接你。美國不容易,還是祝你一路順利,幸福快樂。。。。。。 


阿朱躺在朋友的家里三整天,一句話都沒有。這種傷痛和傷感,我領會得到。


權杖有個好朋友,經常一起購物吃飯。這女孩美麗大方,灑脫得很。跟她在一起,永遠都是,天藍藍,笑朗朗。那日說自己和澳洲老公整得不可開交,于是要分離,跑到美國母親哥哥這里來,就是不想在澳洲“死打蠻纏”。離了一年後,來說自己有了個男朋友。我們就會說,拉來一起吃個飯吧。她說好。又是一日,她夾著微笑來了電,說定吃飯的時間地點後對權杖說,這位新男友說認識你老公,還是好朋友。暈。見面後才知道,那新晉的男友是阿朱。相見之下,喜出望外。


阿朱之後幫我做過一陣事。那時節,他車禍受傷,官司在進行,想找份現金支付的工,我說你來我這里吧,反正我總需要人。這樣他就過來了,直到官司落幕。


阿朱那時就沒身份的,而權杖的朋友是澳洲公民,美國這頭在辦移民綠卡,于是也就因為公所周知的緣故,沒能走到一起。是個遺憾。


阿朱最後的女友我們很喜歡。化學博士畢業,瘦挑的個總有172,非常地嫻靜與和善。學校畢業後,她也是路途茫茫難知曉,明日咋回事。好在90年代末,加拿大對技術和投資移民大開放,二人奔去了那,最後拿到了綠卡,之後成了加拿大公民。


他的妻子和我們是一見如故的,也許她從他那里听知了許多。曾經和權杖專門去加拿大看過他們兩次。他們也很忙,除了照看自家的閨女,還要兩班倒地打理自家的小超市。女兒漂亮也可愛。當初出生時,阿朱打了電話給我,要我為她起個名字。名字起好後,他和妻子都喜歡,因為有點法國味,中了阿朱的下懷。也是沒想到,阿朱上外附中時學的法語,在加拿大“正當其用”。


些年沒有聯系了。今兒忽然想起是因為,權杖的好友前日來電問候我們。她仍叫我小時的名,起先就把權杖嚇一跳,誰知道我家老公的“家號”呢?回頭听出是她了,倍感親切。


這是發生在春節前的事。于是我又開始泛酸︰以往多少故舊老友,現下俱已淡遠了,但是總有些人,好些年沒有聯系了,卻依然彼此記得最初當年的那些好,煞是珍貴和感人。算是別樣的記憶吧。


不太愛听近些年的那些歌了。瞎作亂唱窮比劃的佔據大多數。好的也有,少少的幾個還是有。其中有一個中國式饒舌的關于兄弟的歌叫《歸》。常听常感嘆。听完常會又發酸,朝著遙遠故鄉的方向大曰呼︰俱往矣,數人生點點,躍躍閃閃!


https://youtu.be/8VvwFTZE2sA


借此曲送給過去那眾多的兄弟!

延伸閱讀
網友評論 已有0條評論, 我也要評論
暫無評論
發表評論
用戶名: 密碼: 註冊
非會員填寫以下評論信息,再次訪問參與評論時就不需要重複輸入了! 驗證碼: 看不清? Ctrl+Enter快捷回復